缘聚周边

栏目导航
历史故事

一个复仇者的“文革”记忆

加载中

席庆生,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,下过乡,当过工人,现在是自由职业者,他说了这样一句话来介绍自己,他说我仅仅是这里的一个祭奠者,我还曾经是一个复仇者。

在重庆市沙坪坝公园的西南角,一道石墙围着一个很特殊的墓园,这个墓园曾经长久与世隔绝,墓园里有130余座墓碑,共掩埋了531个人,而其中大约400余人是死于“文革”中的“武斗”,这些死难者多为年轻的工人学生,年龄最大的60岁,最小的仅仅14岁。席庆生的母亲就埋葬在那里,虽然她并不是红卫兵,只是个在武斗中被打死的无辜平民。

席庆生母亲的坟墓在墓群靠中央的地方,有一块不大的墓碑,上面刻着“母亲黄培英之墓”几个字,下面署着席庆生兄弟和妹妹五人的名字。席庆生说,原来的墓碑已经破蚀了,这个墓碑是上世纪90年代他们重新立的。

“革命”的旁观者

“文革”中千万个家庭被政治撕裂的悲剧也在席家上演了:本来是汽车司机的父亲在工作单位参加了“八一五”派,还成了这一派的一个小头目;而当时只有15岁的中学生席庆生,则在学校参加了“八一五”的对立面“反到底”派,成了父亲的“敌人”。只有善良的母亲居间中立,既要照顾丈夫,又要保护孩子。

1967年,“文革”第二年。重庆的两派斗争进入武斗阶段。这个中国最大的军工生产城市,有抗战时期建成的兵工厂,有上世纪60年代新建的“三线”军工企业,是各种常规武器的生产地。武斗一开,两派都迅速武装起来,从步枪、机枪、冲锋枪,到大炮、坦克、装甲车,除了飞机之外都拉上了战场,甚至在长江上还有了武装的舰艇互相交战。

战火一起,15岁的席庆生想要和同学们一样武装起来,到战场上去过一把“英雄”瘾。但是,父亲虽然自己已经参加了一方的战斗队,却坚决反对儿子参加武斗,而母亲更是跑到学校把他拉回来。日夜看着他,不许他离开一步。

一次,席庆生趁母亲熬粥煮饭的时候,偷偷溜了出去,还没跑出家门,就被母亲发现,情急之下,母亲打翻了菜粥,滚烫的水浇了一身,烫伤了脚。母亲忍住揪心的疼痛,一瘸一拐地冲出去,死死地抓住他的皮带不放。最后,母亲流着泪瘫倒在地,一双手却始终没有松开……

上一篇:郑振铎沪上“救书”犹如特工潜伏